字体
关灯
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第一章无上玄机

    “渭渭,这么热的天还在锄草,你爸的腿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烈日炎炎,天地为床。

    光着膀子的徐渭在自家菜地里锄草。

    邻边地里,毛山村有名的俏寡妇黄微微扛着锄头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徐渭点头打个招呼,说道:“好些了,不过家里现在欠了一屁股的债,小妹昨天也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了,我得加紧种地换钱,明天摘些小白菜去乡里赶集去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可是苦了你了!”

    黄微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徐渭低下了头,她读懂了黄微微叹气中的怜悯与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事实上,徐渭已经被逼上了绝路。

    半个月前,小妹徐娟被江南省江南大学录取,徐渭跟父亲徐政达为了给小妹徐娟凑学费,便去文水县城的工地上打工。

    结果,徐政达在工地摔断了腿,徐家人跟工地老板莫凡闹了几天,他象征性的赔了一万块钱医药费之后,便躲着不见,最后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徐家无权无势,只是地里刨食的农民,怎么斗得过莫凡?

    为此,徐政达的后续医疗费用一万多块,全都由徐家自己承担。

    小妹的学费又是五千多,还要伙食费……

    钱钱钱。

    地里刨出来的农作物真的能够比得上徐家缺钱的巨大缺口吗?

    徐渭坚毅的眼神黯然了,心底很茫然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还是嫂子帮你锄吧,你也休息休息,顺便帮我把这个镯子给兰芽儿送去,这是我去乡里赶集给她带回来的!”

    黄微微是个热心肠,知道徐渭苦,变着法子心疼他。

    徐渭也不是糊涂蛋,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之后,便朝着兰芽儿家赶去。

    兰芽儿是村里有名的漂亮女孩。

    父亲去世得早,徐渭跟她算是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甚至在他的心底计划好了,只要把小妹的学费凑出来,他就再攒些钱,然后找媒婆去兰芽儿家提亲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家里的情况,徐渭自惭形秽,他跟兰芽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……

    等到兰芽儿家的时候,兰芽儿的母亲张翠花正坐在门口晒太阳。

    她最近这段时间得了一种怪病,总是畏冷,大热的天也要晒在太阳底下才感觉得到一点儿暖意。

    徐渭喊道:“张婶,兰芽儿在家吗?”

    张翠花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她去村口的蓝江口洗衣裳去了!”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徐渭点点头,然后又朝着蓝江边上赶去。

    蓝江是横跨在毛山村与外面世界的一道天堑,水面宽度在八百米宽,也是阻隔毛山村发展的最大源头。

    徐渭在蓝江口转了一圈之后,并没有看到兰芽儿的声影。

    徐渭有些失望,难道错过了?

    “悉悉索索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蓝江口回水湾的芦苇荡里传过来一阵细微的拨草声。

    “难道有野鸭在这儿戏水?”

    徐渭眼前一亮,如果抓到这只野鸭,拿去乡里一卖的话,肯定能够得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可等他蹑手蹑脚的走到芦苇荡边,悄悄拨开芦苇荡一看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野鸭戏水,根本就是美人入浴。

    兰芽儿。

    是兰芽儿!

    徐渭做梦都记得兰芽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背对着徐渭,一头青丝宛如瀑布一样垂下,裸露的双肩如同羊脂美玉一样夺人眼球。

    美。

    绝美。

 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