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徐渭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他又不是傻子,何尝不知道兰芽儿对她的情谊?

    只不过有些事情都讲究水到渠成,徐渭现在的负担太重,等他把家里的事情全都撸顺之后,便自然会去跟兰芽儿谈情说爱了。

    哼着小曲,提着酒肉,徐渭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小妹徐娟正在那儿晒衣服,一看到徐渭手里提着的酒肉之后,脸上浮现一阵惊讶之色:“哥?你赶集回来了啊?怎么你还真的买肉和酒了?地里的那些小白菜能够换这么多东西啊?”

    母亲王翠娥正扶着父亲徐政达拄着拐杖从屋里头出来,徐政达呵斥道:“家里遭灾,你真是个败家子,不带你糟蹋钱的,赶快把这酒肉给我退掉!”

    徐渭连忙把裤兜里的钱全都摆出来说道:“爸妈、小妹,这些钱都是我挣来的,我今天遇到贵人了,他答应以后长期到咱家收菜,所以先给了我六百块钱的定金,咱们只要勤劳肯干,过上好日子是迟早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徐家人一个个全都瞪大了眼睛,显得极度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徐渭自然编了一个合理而又合情的故事,把田家炳塑造成了一个义薄云天的角色。

    徐政达听后仰天长叹:“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,娃娃你可算是遇到贵人了,以后咱家吃点儿亏也没关系,做人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懂了!”徐渭点点头,心底却不以为然:我是田家炳的贵人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又跟家里人聊了一会儿,王翠娥便准备去炒肉,好好给老头子补补。

    徐政达这个时候又对着徐渭说道:“徐渭啊,今天村支书唐明国家傻蛋儿子定亲,你去他家送个情去,饭就不必吃了,速去速回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噢!”徐渭点点头,又抽了一百块钱包了一个红包朝着唐家赶去。

    还没到村支书唐明国的家里,就看到他家大门口已经挂起了一个充气拱门,鞭炮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唐明国的傻蛋儿子唐威,手提提着一根香,正跟一帮小孩子在那儿捡没有炸掉的鞭炮玩……

    每炸掉一个鞭炮之后,傻蛋便会嘿嘿直笑,一双鸡爪子摸摸鼻尖的黄涕,又在脏兮兮的裤子上抹掉。

    徐渭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就这么个货,也不知道哪家姑娘倒霉,要跟他过一辈子的话,简直就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到了唐明国家里之后,徐渭随了份份子钱,然后领了一份打发礼,徐渭也没吃饭的打算,想着趁着这个时间,好好去规划规划如何种地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,鞭炮狂响。

    傻蛋唐威也被换上了一身新衣裳,被村支书唐明国带在家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徐渭微微往外头一看,就看到一个约莫二十来岁,长得眉清目秀的姑娘被媒人王四婶带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王清意?”

    徐渭瞪大了眼睛,这个女孩他还真认识,跟他是高中同学,是邻村毛尾村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平日里,徐渭跟她打的交道并不算多,只是隐约知道这个同学的家境不是特别的好。

    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这姑娘也算是毁了。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