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很多人说悟性其实就是机缘巧合。”林洋接着说道,“我不否认,的确是这样的,并且当年我的瓶颈也正是在机缘巧合之下突破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林洋扫了众人一眼,大伙默契的不吭声,等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林洋撇了撇嘴,自然也就继续道,“机缘巧合是有,但总归难度太大了,万一这辈子都碰不上呢?所以从小打好心境的底子,不说能够保证成功,但至少也更离成功近一步,两位嫂嫂或许不知道,但马飞以及柳家的两位兄妹想必都多少有耳闻,某某高手能写一手好字,某某某还能弹琴唱小曲,某某某又画得一手泼墨山水画,这些与我的理念就有这异曲同工之妙。”

    大伙听着一愣一愣,似乎明白,似乎又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柳宗袁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色骤然一变,指着前面的宋水山道,“林队长,你该不会是想按照那些老家伙的标准来培养这孩子吧?”

    说好听点是老家伙,换句话就是疯子,武痴。

    林洋点了点头,“我要么就不收徒弟,收得话不折腾出点动静来,还不如不收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,师父,你是要折腾我啊?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。”林洋撇了撇嘴,肚子还没吃饱,又拿起了一根油条来,“怕折腾的完全可以趁早退出,不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不退出,我也不怕折腾。”小犊子是真没明白林洋最后那个要求的具体意义,但潜意识中却也觉得只有遇到林洋这样的猛人,才能真正帮自己来一个大跨越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“OK,昨天耽搁了一天,今天要补回来,也就是今天要背两篇古文,对了,不仅要会背,要明白其中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两遍啊?”宋水山哭丧着脸,一开始就来两篇,哪里受得了,“师父,你刚刚不是还教导我学功夫不能急于求成吗,现在背古文也同样啊,一上来就要背两篇,我怕消化不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犊子,就一句话,背还是不背。”林洋扫了眼客厅,拿起了桌子上的鸡毛掸子。

    “背,我背。”宋水山屁颠屁颠跑楼上去,好不欢乐,把剩余的人全部逗笑了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背书,宋水山的魔鬼训练从下午也正是开始了,额,说是魔鬼,其实也没啥特变,无非就是跑步,跳远,扎马步,游泳……

    游泳?

    对啊,大冬天的游泳,为此宋水山可是挂了将近3天的鼻涕,脸也冻的通红。但哪敢有什么怨言,既然下定了决心要学,那就不要怕吃苦了,就算鼻涕流到嘴里去了,硬着头皮也可咽了。

    咽了?

    是啊,冬泳的时候双手被绑在身后,哪有手擦鼻涕。

    于是,将近一周的体育课训练方式下来,宋水山除了肌肉累的酸痛不已,还知道了鼻涕是什么味道,这不,今天要下水的时候,他再也不想吃鼻涕了,不对,应该说再也不想这样训练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今天能不能腾出一只手来不绑了啊?”

    林洋坐在车里开着暖气,连车窗都不摇下来,“你小子能不能就一只脚走路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他妈的腾出一只手来搞毛,两只手都绑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二者之间好像并没有什么实际联系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丫的哪来那么多废话,绑不绑,是不是今天想没有背两篇古文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宋水山惊骇不已,麻利的用特制身子往身上一套,扑通的就跳进了湖里去。

    林洋不经意的瞄了眼,“今个水花压得不够好,扣10分。”

    跳水啊?

    也不知道小犊子知道了会作何感想。

    三天又三天,马上又要过一周了,宋水山的训练依旧周而复始,在此期间相当的风平浪静,以至于林洋都奇怪了,对方怎么就迟迟按兵不动呢,按理说上次那个电话,他们想找过来根本就不难,可愣是没有露面,就还是失踪了一般。

    与马飞以及柳家兄妹商量了过后,得出对方应该是来安城了,只不过正躲在暗中关注着,等到林洋几人稍稍松懈,势必全力出击,来个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为此,林洋叮嘱大家千万不能放松警惕,以对手的实力,哪怕是全力以赴,几个人也未必能抵抗的住,如果再麻痹大意,嘿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并且最蛋疼的是,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准确的说出仇家是谁?

    你妹,这还玩个蛋哦。

    晚上,林洋把亚婷接了过来,让她和宋丹琴一起督促宋水山背古文,他自己则偷偷溜了出去找秦珊珊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