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回到毛山村里之后,徐渭带着田家炳的人直奔山腰的土地,田家炳他们一看到地里长势喜人的蔬菜之后,开始疯狂的采撷、装篓,忙的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等他们忙活完之后,时间差不多到了中午,徐渭寻思着得了田家炳的馈赠,怎么着也得请田家炳吃一顿饭。

    便说道:“田哥,时间也不早了,你也来我家认认门,吃个便饭怎么样?”

    田家炳开这么大个饭店,里面早就运作成熟。

    在或者不在,其实没啥意义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就这么定了!”田家炳哈哈一笑,非常爽快的让二宝带着人把蔬菜运回去,他则跟徐渭回家窜门。

    不过,等两个人回到徐家的时候,徐家的大门口正堵满了人,远远的就能够听到唐翠莲的咆哮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徐家不是生了个好儿子嘛,有本事搅黄我大侄子的婚事,怎么没钱还债啊,真该让你徐政达这条腿废掉,变成一个瘸子,这样看看你们徐家还会不会笑话我家威威!”

    徐渭微微皱眉,走得更快。

    走到人堆里往里一看,就看到徐家堂屋里的东西已经被砸得稀巴烂,村支书唐明国正坐在藤椅上抽水烟,他的妹妹唐翠莲正双手叉腰指着父亲的鼻子臭骂,身边更是站着他的儿子唐小军带着一帮人在那儿当保镖。

    老父亲一个劲的赔不是,说一定还钱,还请再多宽待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结果唐翠莲笑得更冷,对着徐政达的那条病腿就是一脚,徐娟冷不丁的从房里窜了出来,踢老父亲挨上一脚。

    徐政达很心疼闺女,忙问有事没事,徐娟摇头站起来说道:“翠莲婶子,咱家是欠你们的钱,但不是你们家的奴才,你们这么多人跑到我们家来闹事,打坏了的东西不要赔?要是再踢断了我父亲的腿,你们就不怕担责任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唐翠莲张狂的指着唐名国笑道:“徐娟,你可真是书从屁-眼里读进去的,担责任,担什么责任?我可告诉你啊,在毛山村这一亩三分地上,我哥唐明国才是天,你们谁敢捅老天爷的天威?”

    与其说这话是说给徐家人听的,倒不如说这是说给全村人听的。

    唐姓在毛山村是一个大姓,凡是跟唐字挂钩的,都沾亲带故。

    这也是唐明国为什么能够当选为村支书的根本原因,基础实在是太雄厚。

    自然,唐明国的这帮子亲戚在村里耀武扬威的,毛山村的人除了纷纷色变之外,却又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唐翠莲见到她大发雌威震住了所有人之后,又说道:“再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,你们还不起就别怪我们闹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徐娟怒目而视:“一群流氓!”

    “哎,对,我们就是流氓,老娘今天还真的就耍流氓了,我看你们家也是还不起钱了,正好你哥搅黄了我家威威的婚事,干脆你就拿来抵债,给我大侄子去当媳妇去吧!”唐翠莲嘿嘿直笑。

    唐小军立刻招呼着人准备把徐娟劫持住走人。

    “谁敢!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徐渭拨开人群冲了进来,死死的护住了徐娟。

    “哥,我怕!”徐娟见到徐渭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