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翠花有些茫然的看着何大业,她其实已经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兰芽儿被何大业这么一说之后,整个人瞬间就被唬住,她拉住何大业的手说道:“何医生,转去江南啊,那在那儿治愈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?你能够跟我说句实话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一半一半吧!”何大业含含糊糊的说道,其实他心底也没底,张翠兰的这种情况他还真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站在一边的徐渭算是看明白了,这个所谓的知名专家水平也仅仅局限于某些领域,医术其实算不上多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一想也是,真正的专家多半也不会派出来做定点交流,因为找他看病的人实在是太多,他根本就没时间东奔西跑。

    “庸医!”徐渭小声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但这句话还是被人民医院的副院长周波听到了,他揪住徐渭的衣服,怒道:“小子,你把话说清楚,你骂谁是庸医呢?你知道不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何大业何医生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周波跟何大业也侧过脸看向徐渭,眼里流露出很不高兴的神色。

    兰芽儿也很担忧,只是这种场合,她没见识过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徐渭耸耸肩,既然被听到了,那就坦然面对,他无所谓的说道:“我说何大业何医生是庸医自然有我的依据,因为我婶子其实没病,别说送去江南的大医院,就算是送去北上广的大医院里,也未必有能够有医生瞧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噢?”何大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照你的意思,那么所有的医生都是庸医,我想请问一下,小兄弟是是不是医生?”

    徐渭如实说道:“我暂时还不算医生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现场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尔后招来了何大业他们疯狂的嘲笑声:“疯子,神经病!!”

    徐渭却一点儿也不在意,他冷笑道:“可是我能够治好二十九床的病,一毛钱也不用花!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何大业他们笑得就差没把眼泪水给笑出来,何大业说:“好好好,今天我也算是长见识了,那你就让我开开眼界,你今天真的要是把二十九床的病人治好了,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,你输了的话,你必须跪在我面前给我道歉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到时候输了可别赖皮!”徐渭说。

    “绝不赖皮!”何大业沉声说了一句,眼里闪过一丝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兰芽儿这会儿总算找到了空档,她插嘴小声说道:“徐渭,你没事别瞎胡闹,治病救人可不是随便嘴上说说就行的!”

    徐渭笑眯眯的说道:“没把握的事情我会乱来吗?”

    兰芽儿瞬间懵了,她好像有些不太认识徐渭了一样。

    徐渭也没心情跟兰芽儿多说什么,而是迅速拿起桌子上的茶杯,然后倒了半杯开水,把那颗墨绿色的小石头丢到了茶杯里。

    泡了一会儿之后,徐渭又倒了半杯凉开水,相互兑换试了一下水温,确定合适之后,这才说道:“好了,兰芽儿,快把这杯水给翠花婶子服下,保管药到病除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在场所有的人全都大吃一惊,他们一个个全都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徐渭。

 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